Sunday, July 26, 2009

学习中心人事变动。

要改革,就需要订下改革目标,经过星期三管委们的初步协商后,阿助在今天特为中心订下一个4个月目标,新目标就是,直接参与各课程的人数超过350人和每月学费收入要超过4500。

有了目标,就要调整团队,随着最近中心加入很多积极的新脸孔,也是时候为中心人事上做出一个调整。赏罚分明,凡是就事论事,做事才可以得心应手,这也是中心管委们多年来都奉行的原则。

为行政上的便利,调整后的中心不会再有副执行长一职,锦强将会担任执行秘书,而国豪位置没变,还是秘书,其他的详情就会在下星期三会议时讨论后公布。

Friday, July 24, 2009

中心改头换面。。。

video

经过成员们一起的设计,中心将在8月结束之前来个改头换面,9月开始,中心会以全新的形象和所有民众见面。新形象也代表着一众管委们对学员的诚意,希望还没有来参与课程的民众可以对终身学习中心有信心,而旧有的学员就会感觉更舒适。

随着旧有的一间中心和新的一间二合为一,管委们在管理上就不会再辛苦。而新中心这里的舞蹈室将在8月中开始动工装修。装修和增添了冷气机后的舞蹈室也可以用来当小型讲座会的讲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大多数装修的材料都是从旧中心搬过来,冷气机也是,加上自己动手,所以费用都不会超过马币2000。感谢大家。

昨天在做工后,大家就一起下笨珍吃火锅。

Wednesday, July 22, 2009

马华终身学习中心的改革。

上个月,阿助在为中心表现总结近半年的成绩单时,发现成绩不堪理想。虽然中心学员人数截至6月30日已经超过284人,虽然中心财务状况在国州议员黄日升副部长和宋乃顺州议员,马华总部终身学习秘书处,一些私人商家支持和村长郑文贵所属支会的体谅(让中心可以暂缓缴交租金)到目前为止尚算可以。但是就距离我们的目标“自养”和“人人知”有一大段距离。

“自养”就是自己可以养自己,真正做到中心财政上无忧,两间中心的每月基本开销近7千,一年就是84千。加上时常举办活动(平均一个月2场),一年的开销都在100千上下。预算中心一年只可以收得学费42千左右。一来一往,中心真的要做到“自养”的话,就需有办法应付不敷的5到60千左右的开支。阿助不想中心一直要靠别人才可以生存。。。

“人人知”是阿助和整班终身学习管委会成员们,两个国州议员黄日升副部长和宋乃顺州议员的共同目标。当社区居民认知终身学习对自身的重要性。而一起来参与自强时,素质就会提高,社会才会进步。学习中心的位置是非常有地标性的,加上一系列宣传,大小型活动的举办,区内人民的确是有一定的认知,可是中心的学生人数只有284,是阿助远远觉得不够的。。。这就代表,很多人知道有终身学习而已,可是并没有真正认知,因为他们没有直接参与。。。

基于这两个问题。。。中心需要再强化改革咯。。。

Tuesday, July 21, 2009

一个职场的故事。。。

在上载老婆去公司上班时,在车上她和我分享了一个职场故事。。。

话说,有一个大学成绩标青,很有冲劲的年轻人加入一间全国数一数二的地产公司,这个年轻人除了努力做好本分,也积极为公司的房子做sales,几个月下来,不属于sales department的他竟然也卖出了50,60套房子,成为non sales department staff里的top sales。可是。。。。

这间公司有一个成文的规定,不是销售部的人就算卖到房子,在公司绩效制度里也只能算卖半间的分数,另外一半的分数就一定要还给sales staff,而原因就是只有sales staff才可以key in 已成交房子的资料。多么简单的key in 工作啊?就可以得到一半的分数。要知道,这间公司的所有花红和调薪多少可全都是以绩效制的分数来决定的。

因为制度的不工整,很多sales staff 都从这个年轻人身上得到益处,自然而然的就和这个年轻人关系非常好。

可过了一阵子,也是其中一个不是sales department 的人,也卖了不少屋子,可对这个制度就愤愤不平。终于忍不住直接向总经理投诉。。。。

有一天,在各部门会议时,总经理就当场训诫了sales department 的人应该自己多努力卖房子,不要只是拿别人的分数,销售成绩不可以输过non sales department 的人。。。

从今以后,那个年轻人就被sales department 的人 boycott,而那个成文规定也没有被改进。。。

请问?

1。是年轻人的问题,太会卖房子?
2。向总经理投诉的人,太计较?
3。sales department 的人,太自私?
4。总经理的错,不会协调?
5。公司成文制度的错?

Monday, July 20, 2009

7月19日的亲子环保讲座。

video

昨天学习中心和柔州星州学记团合作举办了一个深有意义的活动,“大手牵小手,爱心环保乐”。整天的节目里,有画画比赛,亲子讲座,环保讲座,和环保亲子等展览。

阿助手上抱着的不是阿助的公子哦,是阿助以前老师的孩子,因为老师带他来参与活动,阿助就抱着来逗逗,先过当父亲的瘾。哈哈。

Saturday, July 18, 2009

尊重自己的名字。

星期三在中心的会议结束总结时也提出两点管委们需注意的事项,一就是尊重自己的名字,二是明白团队工作的重要。

在组织人数不断增加的学习中心管委会里,有地方上社团里的领袖,有国州议员特别助理,也有学生领袖和讲师等。阿助明白,这些人在各自的圈子里都有一定被认同的地位,当初阿助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可以把这些人聚在一起。

大家同心协力,各自发挥自己的专长,就可以把学习中心做的更好。但如大家放不下自己的身段,不积极。反而就会让整个管委会完全没有效率,比一般的小组织更没效率。

那么阿助就只要和两名受薪职员锦强和伟业开会就好,何必坚持每星期三,无论在那里,都赶回来主持会议呢?何必坚持秘书每个星期一之前把星期三将要讨论的所有事项用email 和sms的方式寄给所有管委会成员呢?何必为每项要举办的活动和计划制定时间进度表并超严格的执行呢?

大家在自己的管委会职务前没有加上义务两个字,比如义务执行长林佳助,义务秘书胡国豪,义务财政郭勇利,义务协调员潘祥辉,义务委员刘伟业等,因一开始时,大家就都有个默契,如果有心参与社会工作,何必怕别人知不知道是不是义务的呢?但如是有心义务参与工作,就应该有责任把参加的那个组织搞好。

中心不可能因阿助是当初的发起人和现在的主持人一放下职务就关闭,这点是阿助一再强调的,中心的账目,清清楚楚,每一项支出纳入都有根有据的。有一天,管委会交棒给任何人时都不可以有问题,管委会要做到可以接受那些有心找麻烦挑骨头家伙的挑战。不然,阿助就对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在中心里,有能言善道的,有文笔一流的,有专做务实工作的,有精明会计的,有认真参与的,有善于美工设计的,有会联络协调的,有点子多多的,而把这些不同的人才加起来,让他们发挥所长,赏罚分明,是阿助这个位子的责任。

管委会不鼓励英雄主义,能言善道的欺负只会默默做工的,大的欺负小的,老的欺负少的,会表演的欺负不会表演的,学历高的欺负学历低的,管委会上下都一心。社会工作里“你是义务,我也是义务”,我们只尊重那些尊重自己和我们的人。

如果有一天,有谁已经不认同这些原则,阿助会鼓励他暂时放下职务,尊重他自己的名字;让剩下的人也尊重自己的名字继续奋斗,完成尚未圆满的理念,




Friday, July 17, 2009

春去春会来。。。

多年来,阿助都很喜欢听周华建的歌曲,特别是他的成名曲《花心》,里面的歌词写的意境非常好。下午阿助驾车回家时,随手扭开收音机,这样巧就听到了这首歌。

春去春会来。。。。

好多天了,星期天出门,星期三晚上才回到中心直接开会。这个星期,中心再增加两个新成员,一是珠心算老师黄彩蓉和慧圆。而下个星期,会在增加多一个佩邑,加上前一阵子加入的诗仪,更之前加入的敬贤,秋威,阿妹和文辉。中心可说是充实了很年轻有为的心血哦。。。

会议结束之前,阿助在总结这个会议后,有提到阿助自己的打算,阿助要所有管委会门有准备,阿助可能放下学习中心主任一职。。。。

Thursday, July 9, 2009

环保是谁的责任?

昨天从吉隆坡回到北干的家时,已经是晚上近8点了。匆忙的冲好凉,还没和老婆说上几句话就急忙赶到学习中心主持每星期三的例常会议。

除了讨论在这个星期六(11日)举办的环保酵素讲座会之外,也大致讨论了7月19日和星州日报学记合作的环保亲子一日讲座会。大伙可能会奇怪,为什么中心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会举办到2场讲座呢?环保课题在这几年来逐渐受到重视,终身学习中心这个非常接近民众的团体,就积极制作醒觉讲座,在自己的范围内,为环保尽一份力。

就现在科技来说,要在发展和环保中间取得平衡,是需要非常高的开销的,而这个开销,是谁的责任,是政府还是私人企业?这是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私人企业在大力发展自己而取得利润后,虽导致环境污染,可所缴交的税务和提供的就业机会,是每一个政府都需要的。政府得到越多的税金,就可以给人民更多的福利。人民有工作做,有饭吃,国家才会稳定。

而当政府在运用所得税金时,环保方面的工作所能占的比率也不能太多,因人民有更多更直接的需要。阿助希望,制定政策者需要再寻求良策。在这方面多研究。。。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