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为什么是你自卑?又为什么是你自闭?

有个和阿助很要好得小朋友,最近在一篇自己的博客上张贴她的一些困境。这个小朋友在博客上提到,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从自卑加自闭里走出来,可她最近发现一个她很信任的朋友,一个相交不少年的朋友,在某些方面“不尊重”她,公开她对他的信任。。。所以她觉得,她又开始自卑加自闭了。。。。

阿助非常关心这些小朋友,阿助也这样巧的认识这个小朋友的那个“不尊重”她的朋友,关系也很好。其实也知道,那个他平时在措词用语方面会过份些,特别是在嘲讽别人时,更是不知什么时候应该停,可他心地是很好的。。。乐于助人,讲义气,有领导能力。。。

阿助:“不尊重”她的那个他啊,你可知道,当你把一段话讲出口后,你可能已经忘了或你可能又再对其他人讲其他话了,可善良的你可知道,那些话,已深深的伤害到很信任你的朋友?那个朋友从小就把你当哥哥看待。。。。

阿助:“要好的小朋友”啊,你可知道,因为别人对你做些会让你失望的事,而放弃自己是多么的不对吗?你想过,那个“不尊重”你的他可能就不把这当成一回事,可能他觉得他完全没有错,可能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已经伤害了你,可你可知道,你身边关心你的亲人,关心疼爱你的好友们是多么担心你吗?有智慧的你,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他”而让更多更多人失望呢?难道你真的连这样简单的数学你都不会?

阿助希望,这件事很快就到一个段落。。。因为两个都是阿助很关心的人。。。。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深夜大哥的光临。。。

昨天和老婆和一班老朋友出外相聚,回到家时已整11点,正准备把车子驶进家门时,看到了个久违许久的背影正站在大门边。。。。当那人察觉后面有车子转身过来时,竟是阿助坐监10年最近才出来一段日子的大哥。。。

下了车,不自然的招呼打开彼此之间初初一阵的尴尬,阿助礼貌的问候后,就邀大哥入屋,在客厅一脸错愕的妈妈和弟弟先也是一阵尴尬,沉默无语一阵子后,还是大哥率先打开话题。。。。

大家互相扯话题的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感觉很不像阿助平时的作风(快人快语)。。。可气氛就很好。。年长阿助12岁的大哥不断叮咛阿助要珍惜身边的事和物,珍惜当下,说他在监狱里和后来从监狱里出来后听到阿助做事还算一板一眼和认真,没有让死去整整10年的爸爸失望。。。。

好多年了,身为姨太太儿子的阿助,生活在北干那那这个华人新村,从小饱受周围人那种白眼和误解可是经历太多了,那段在大家族里,妈妈被欺负,被痛骂的日子,不堪回首。。。当时年级还小的阿助,小小心灵需要面对的压力,比同年级甚至年级大阿助多岁的孩子都多。。。所以在更小更小的时候,就习惯自己面对压力,习惯自己解决问题。

阿助那个时候如果选择以另外一种方式生活,放纵自己,是非常容易的,可阿助也知道,只有自己咬紧牙根,努力不放松,“吃苦当进补,白眼当龙眼”,才真的可以让自己家庭过比较好的日子,多年后,事实已经证明了,阿助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这段过去,和阿助一起长大的好友们都知,但阿助在过后往后日子里都始终不谈,而在往后的日子里,当阿助比较有能力时,就不停的协助帮助青年朋友,辅导他们,关心他们,阿助把这些都当作是对在天爸爸和老天的一种感恩。。。感恩他们没有放弃阿助,让阿助有机会在后来的日子里得到幸福。。而这次大哥的突然到访,就勾起了多年前的回忆。。。

前2天,大伙过来阿助家庆祝国豪的生日,当天是发生一些小小的插曲,弄到大伙有些不愉快,各自回家后,勇利,国豪和伟业留了下来,大家很认真的劝告阿助,不要只一味的忙于社会工作而已,家人也很重要,特别是已经准备生产的太太,更需要关怀。。。社团里的人事纠纷时永远无法完结的。。。。很多时候,很成年人或年轻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重伤别人,可以无中生有,可以自私放肆的扭曲别人的善意,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听了一边的话过后就误会别人。。。。为什么阿助要忍受???!!!

真心的付出,阿助其实就真的很痛很痛。。。。如果大家认真为目标做事,把心思都花在造福社会身上。。。。不是很好吗??

有个很有经验有威望的党团前辈,在几年前阿助刚加入党团时就告诫过阿助,阿助的家世背景和不完整的学历一定会让阿助在政治上无法有进步空间,其实,阿助自己也深知这点。。。可为什么不笨的阿助到现在在党团里坚持呢???? 阿助就只很想运用党团的一些些资源来帮人而已,对于人事纠纷,阿助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阿助其实就只单纯的这样想:
“如果全部人都不做,还有谁做?”
“如果做人没被误会过,那人还是人吗?”
“只要不要心胸狭窄的把关系刻意恶化,人事关系一定可以修复的。。”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利用,因为他或她都觉得自己是最好的"
“没有人肯承认自己错误,就算他或她真的知道了”
“没有完人,只有要求完美的人”“嘴巴是太平时候最杀伤力的武器”
“看人做出来的东西,不是听人讲出来的东西”“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人,是真正的人,用言语证明自己的人,可能是真正的人”
“别人尊重你,不是你的位子,是你的言行品德”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专一

即使是最弱的人,
只要可以集中精力于单一目标,
也能有所成就;
反之,
最强的人,
分心于太多的事务,
也可能一无所成。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今天的H1N1醒觉运动。。。

video

今天是公共假期,照理多数人都会较迟睡醒,可在北干那那新村,早上7时多一些就有一班志同道合的好友们聚合在一起,准备沿家挨户的派发卫生部的预防H1N1的传单和2000个口罩。在新村一带,很多年长一代其实都不很清楚H1N1的症状,预防方法和这一方面的安全意识。这次,借着这个醒觉运动,阿助和好友们认真做好这个活动。让区内人民对H1N1有一定的醒觉。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内心有鬼

每个人,内心中都有一个鬼怪。那也许是霸道鬼,懒惰鬼,爱哭鬼,自私鬼,吝啬鬼,小器鬼,贪心鬼等等等,甚至是虚情假意的讨厌鬼,或是乱发脾气的怪咖!你内心中又住着什么样的鬼怪呢?
其实每个人自己本身都很难察觉自己的错处,总得要有旁人指正。很多自以为是的人,从来不知自己做错,要么大发雷霆,要么自叹自怜,要么说自己从来没犯过错。这种人,内心也许住着自卑鬼,抑或自负鬼,要么是目中无人的傲气鬼。
这个鬼怎么住进来的呢?内心过于急躁,负面,思想悲观,鬼,就住进来了;放不下,妒忌,坦言,不知足,鬼,跑进来了;那一念之差,内心就冒出了无数的鬼。
其实,内心的鬼可以无数,而内心也可以无尘埃,就视自己的思想正负。抛开内心的鬼吧!

“SOMETHING EVIL’S LURKING IN THE DARK…..UNDER THE MOONLIGHT
YOU SEE A SIGHT THAT ALMOST STOPS YOUR HEART……YOU TRY TO SCREAM……”
HOWEVER, YOU NEED TO OVERCOME IT……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将 欲 取 天 下 而 为 之 , 吾 见 其 不 得 已 。
天 下 神 器 , 不 可 为 也 , 不 可 执 也 。
为 者 败 之 , 执 者 失 之 。
是 以 圣 人 无 为 , 故 无 败 ﹔
无 执 , 故 无 失。   

夫 物 或 行 或 随 ﹔ 或 嘘 或 吹 ﹔
或 强 或 羸 ﹔ 或 载 或 隳 。   

是 以 圣 人 去 甚 , 去 奢 , 去 泰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2001年9月9日三段录影之二

video

昨天阿助早上七点半就驾车到士乃飞机场放着,然后乘朋友的车上吉隆坡,在吉隆坡会议后又匆匆乘下午5.40的班机赶回士乃,回到家已经晚上7时半了,整12个小时,过后又进学习中心和几个管委们聊了些事。这样的日子,阿助有点不惯,希望接下来可以习惯吧。。。

Monday, September 7, 2009

2001年9月9日的三段录影之一。。

video

老妹从吉隆坡回来,在家里收拾以前的一些东西时,发现整8年前大家出去玩的录影,阿助选出几段比较特别的和大家分享。注意里面没穿上衣,只穿条蓝色白线条短裤的男孩。。。是8年前的阿助,超瘦!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生日大合照。


大家庭和州议员宋乃顺大哥合照


刚刚从电脑拿到国豪8月30日帮忙阿助拍的大合照。当天阿助生日有个小小聚餐,大家都很开心。刚忙完节目的州议员宋乃顺大哥经过就也过来坐坐。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新的面貌

video

好多个星期了,管委们为学习中心一点一滴的在换着新面貌。为了节省中心开销,伟业自己一人每天上班一有空时就油漆,整个星期下来,也差不多都油好漆了。中心的画画导师勇震也费心力的为其中一间房间绘上风景图,加上之前大家已经把新的地席铺上和逸苑两夫妇半卖半送新设计的整十条精美布条。管委们之前制定在9月15日前做完的工作已经提早完成。感谢管委们的付出。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不一样的生日庆祝方式










很多前,当阿助不开心时,就会相约三五知己好友,一起去登很靠近阿助家的botak山,在山上聊天看风景,是人生一大乐事。有时候朋友不得空,阿助也独自登上。
botak 山名字是阿助取得,正确来说,它应该是蒲莱山的一部分。站在山顶上,正面最远可以看到马六甲海峡,一望无际的大海,笨珍海域内的“香蕉岛”,近可以看到北干那那全景。而后面就是被很多座小山环绕的大湖泊,这个大湖泊的水经过良好处理后,就是阿助居住的这区所有居民的饮用水了。
阿助生日这天,就主动提议大伙下午时一起再登这座山,仔细的伟业和辉哥,更早一天就到现场实地考察。隔天当阿助到达山脚下时,以前光秃秃的山,现在早已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树和不知名的植物,虽然树龄尚浅,但登山途中很多路就只可以容纳一个人越过而已。大伙先后用了40多分钟才登到顶端。
大家都很开心,特别是阿助自己,风景都没变。在顶端逗留了许久,大伙才下山,下山途中,才发现有两个山猪窝,接近山脚时,更有山猪近距离搽肩而过。还好阿助和这些“猪朋友”没有交情,它们没有“硬硬”过来“说”生日快乐。不然大家就有难咯。。。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