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4, 2009


阿助早上陪太太出外吃早餐,阿助去了一间平时很喜欢去的马来摊的,摊主是个退休军官和现任村长,和阿助过世的爹感情很好。由于一家人齐心合力,那个马来摊的生意在小镇内是数一数二的。说真的,阿助敬佩这个马来大叔,他在退休后自己一步一脚印,从不间歇的打理这个小生意,平时对人温和善良,思想开明的他在当地马来人心中更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阿助平时到那里吃早餐时,只要是方便,他都会坐下来和阿助聊地方内的局势,一老一少,很多时候都可以聊很久。非常关心阿助的他,很自然的就问到阿助前些日子县议员一职被撤换的事情。

整件事情也过了一个多月了,这个月来,太多人都在问阿助有关这次的撤换事件,版本都超过5个以上,中间感受到的人间冷暖只有阿助自己最清楚。再被问到这个问题。。。

阿助笑笑回答马来大叔:“阿助知道自己的想法在哪一个层次,阿助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阿助还可以承受这种程度的打击。”

了解阿助的马来村长这时候就拍拍阿助的肩膀,对阿助说:“多几个人和你一样,就好”。

阿助开玩笑的回问:“你是说多几个人和我一样爱来你这里吃早餐吧?”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大笑。。。

刚刚忙完3天2夜的终身学习生活营,超累得工委们就已经开始再策划新一系列的节目了,今晚的例常会议,应该可以开很久。。。







Thursday, June 18, 2009

生活营倒数1天。。。

video

今天已经是生活营倒数最后一天了,大家都很认真的一起在中心里忙着,阿助当然也在。大家都很期待明天的到来,感谢俊霖,特别从吉隆坡过来友谊客串。为感谢他,阿助请他吃好吃的SATE 哦。

截至今晚,从区内各地来参与的营员们已经超过90人,超过阿助的预期,良好的反应让大家都非常都十分雀跃。阿助和工委们会尽力让营员们在3天2夜的生活营里学习到很多很多的新事物。

Tuesday, June 16, 2009

阿助洗碗。。。


好多年了,阿助因家贫从吉隆坡放弃修读法律学士学位回来北干那那后,一多半因工作忙碌,一多半也是阿助妈妈疼阿助过了头,所有的家务事就一直都不让阿助做。久而久之,阿助回到家就也不会主动帮忙家务。

最近阿助嫂怀孕了,大腹便便的她行动不太利落,如阿助妈不在,有在家的阿助就自动分担些家务,减轻阿助嫂的工作。就有这么一次,阿助在洗碗的时候,脑海里浮现了阿助13岁时为帮补家用,每天放学回家就赶到村里一个干捞面摊做工的情景,当时,那个面摊的生意非常非常的火红,顾客多的不得了,老板是两兄弟,一个胖,一个瘦,胖的比较和蔼而瘦的就真的好凶。

小阿助每天2点多来到面摊之后,就马上帮忙老板开摊,把辣椒瓶,筷子,汤匙,酱青和胡椒粉逐一分好,然后放在8张桌子上,然后就张开两个大雨伞,放在洗碗的那片地方,小阿助那个时候身材很小很瘦,所以每次张开那两个雨伞时就非常非常的吃力,但是如果不张开那两张雨伞,最后辛苦的就一定是阿助,为什么呢?因为阿助过后的工作就是站在那里洗碗。洗碗的那片地方是完全露天的,如果不放伞,日晒雨淋会让小阿助生病的。除了洗碗,阿助也需要招待好多好多的客人,特别是每逢星期六和星期天,新加坡客就会很多,比较难招待,要求很多,小阿助好多次记错他们的要求而被瘦老板当众臭骂!

每天工作到6点多后,胖老板就会煮一碗干捞面配2粒肉丸给小阿助,对于小阿助来说,每天的那餐就如人间美味。通常在吃完那碗面后,阿助就可以领到5令吉的薪水,回家拿给阿助妈咯。

小阿助在那个面摊做到好多个月后,有一次不小心,在张开雨伞时把其中一只伞弄破了,因怕被老板骂,小阿助就不敢报告给老板知道。装不知道的继续站在雨伞下洗碗,站在破了的雨伞下面,小阿助就有的受了,下午3,4点的太阳真的很毒,站在下面的小阿助常常被晒得晕头转向,遇到下雨就还好,不过就会弄到全身湿淋淋,感觉很不舒服。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阿助有天放学回来准备去做工时觉得头很重很重,身体也觉得很烫,阿助妈心疼的不让阿助去,但是可以赚5令吉的工作实在很吸引阿助,也就向妈妈拍胸口说自己没事,硬是要去做工。

如往常一样,阿助到了摊子后就开始手快脚快的做工,起初也不觉什么,但是一到洗碗时,阿助就真的感觉到非常的辛苦,因为当天的太阳真的好热。还好,阿助还可以坚持到回家。

但一回到家后,阿助妈就很坚持不肯让阿助隔天再去做工了。当时的阿助好不甘愿,因为不可以赚钱了。但一段日子后,阿助才知道,阿助生病那天还坚持去做工,站在太阳底下洗碗时,阿助妈就在远处偷偷的瞭望。。。。

整个求学生涯中,阿助打了多份兼职工作,最斯文的是做补习老师,最重的是在钢铁厂里锯铁。由于锯铁的工作会产生很大声的噪音,阿助的耳朵到现在还是时常会有些后遗症,时常都会听到嗡嗡的声音。

在这样多份工作经验中,在面摊洗碗的那份工,就留给阿助好多回忆。。。。

Wednesday, June 10, 2009

青体部创业贷款

阿助早上进办公室,做完手上的事务后,才得空去翻翻书记放在我书桌上几本杂志,里面也包括号外周报,说真的,我是号外周报的忠实读者,觉得里面内容不错。翻到部落格报报看这一篇时,看到了自己选区的国会议员黄日升副部长的部落格。标题为“革除陋习改革先锋”。但是在往下看点评时,就觉得有些自己的意见。。。

首先,做生意的阿助就不会反对华裔不容易获得政府工程这一项。对于申请政府基金,阿助知道的就不是很多,不想给以任何评论。但对于申请青体部的创业基金贷款,阿助就决不苟同号外所给的评语。。。

阿助所知,副部长为了更有效的让全国青年们了解青体部的这个贷款,除了全国各县的青体部办公室都可以得到表格之外,也在自己在博特拉的部门里设立了个秘书处,其中一个特别助理是专责审核全国各地呈交上来的贷款资料,为了让全国华裔知道有这个贷款,更委派其中一个特别助理巡回全国各地主办讲座,同时自己也在报纸上一再呼吁。

评语里说到叫副部长问问自己选区的华人是不是很难申请,阿助更深觉奇怪,在选区,副部长有两间服务中心,1间学习中心,3个选区特别助理,3个选区书记。副部长早已认真交待整个服务团对的人员认真看待所有的申请。而整个服务团对也从来不敢怠慢这些申请者,在副部长的区内,连县议员,村长等各基层领袖都在一起认真处理这些个案。阿助请问?是那一个选区华人很难申请青体部的贷款???

据阿助了解,这个贷款的所要求的资料,比银行来的宽松。在总共马币4千万的贷款里,分成2个部分,一个是普通生意2千万而另外一个是农业2千万。无需抵押品,利息却只是4%,国内没有一间银行可以给到如此的优惠。申请者都需要自己准备好相关文件,然后呈上给各县的青体部办公室,或就直接寄到博特拉的青年与体育部门。

以副部长的性格,如果真的有申请者依足程序申请,做好生意计划书还遇到阻碍,可以直接告诉他,他一定会秉公办理的。当然,如果不符合资格,阿助就帮不到你咯。。。





Wednesday, June 3, 2009

阿助拉二胡












昨天阿助在服务中心处理了投诉后,就和一班区会的长辈们相约一起吃午餐,区会副主席蔡鹤琴,区会组织秘书郑文贵村长,南区支会署理主席李亚苏,东区支会秘书周锦祥,大马广西青年团全国副总团长陈亚焕和国会议员特别助理锦强同志等等就一起到餐馆吃饭。
有个四川的人拉着二胡在卖艺,大家都觉得好玩,给了些打赏后,村长就先带头,然后阿助也一起来把玩那个二胡,不容易拉哦。最后发现,原来村长是高手,哈哈哈。




Monday, June 1, 2009

video

昨天是好友良伟结婚,好多个月前,他就一再交待阿助做他婚礼的兄弟,阿助那里可以怠慢,为了大家统一穿同样颜色的衣服,阿助还特地去买了一件红色的上衣呢。。

良伟和菁英在一起好多年了,两夫妇很认真的在阿助住的小镇上经营着面包店,在6月8日,新店也会在士乃开张。希望婚后的他们更顺利。

在晚上的酒席里,好多好多阿助的朋友都慰问阿助县议员一职被撤换的事,其实阿助这几天也接到很多慰问电话和信息,感谢这些慰问的好友,就希望这些朋友都可以明白阿助不想再就这个课题做出什么讨论的原则。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