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2, 2010

有情有义的勇震

认识 笨珍34哩的勇震,是经过老友健荣介绍的,3年多前的他,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是不修边幅,直率,和少少的可爱。勇震那个时候初计划在北干那那设一个地方教画,阿助当时和这个刚够年龄投票的年轻人聊天,直觉的他对画画的热诚和热爱。就是这两点让阿助坚持让他在中心开始教画画,一教,就是3年。。。3年中,他配合中心一起进步,学生人数竟然在北干那那这个画廊百花齐放的市场中稳占第一位,凭得当然就是他对画画的热诚和热爱。。就这两点,鼓舞影响了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增加。可为什么阿助说他是英雄好汉呢?

前几个月,有一间类是终身学习中心的教育中心准备准备在北干大展拳脚,非常奇怪的是,有一位勇震认识的北干那那修车技工,竟然跑来文绉绉的游说勇震跳槽过那间中心教画,并说那间中心也是马华开的,为什么那个修车技工被阿助说成文绉绉呢?因为他在和勇震洽谈时,不断用“委托”这两个字。给大家一点提示,“委托”这个词很通常是律师用的。。。当然,阿助事后了解,又是有人借马华的名誉在背后“专业”的搞小动作了,更当然,善于用“委托”的人也不弱于用“推托”这个词。结果,“专业”的最后当然又没事,变成又是阿助冲动。哎。习惯了。。

不去说那个时候,中心管委们有多寒心。。。可当初受“委托”来说项的那个修车技工,开出的条件不但“专业”,也很吸引人。。对方要他把中心所有的学画画的学生都带过去,然后承诺可以给以比中心更优惠的合作条件。可勇震就是不肯,坚持有义气的和学习中心肩并肩站在一起。

最让阿助感动的是今天,今天,是笨珍34哩青年会成立的大好日子,他之前在得知拿督日升被无理的撤换副部长一职后,就不断的问阿助可以为拿督日升做一些什么。。虽然,拿督日升在今天只能以国会议员得身份为这个青年会主持成立仪式,但勇震就坚持在自己的讲稿里面多次提到绝对支持拿督日升留任区内国会议席。。。在这种政治桥头草满街飞的时候,年纪轻轻的勇震所为是很多人做不到的。坚定不移的支持,就因他从小看到拿督日升为区内人的那种无私付出。。。
Site Meter